通用banner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 页 > 资讯动态 > 行业资讯

固安孔雀城航天首府:天安门以南90公里

2020-07-18

十几年前,德国摄影师迈克尔·沃尔夫拍过一组名为《东京压缩》的照片。航天首府,固安航天首府,固安航天首府小区 沃尔夫在早高峰期的东京地铁拍上班族们的表情。人们在车厢内挤得像在罐头里面的沙丁鱼,脸扭曲地挤在车门玻璃上。有的脸在打瞌睡,有的脸生无可恋。同在北京的包叔说,这种场景他似曾相识。

固安孔雀城航天首府:天安门以南90公里

东京全球人口密度高。高峰期地铁站人多得车门都关不上。这时会有白手套出现,在你身后,把你推上地铁,直至车门关上。


同样是白手套,中国和日本差别怎么这么大呀。


1955年开始,东京地铁就雇佣了带白手套的推手,来把乘客塞进车厢。那时东京人口正进入爆发期,年轻人纷纷“东漂”,东京都市圈人口很快超过1000万。有人开始嚷着东京灯下黑,资源都被首都吸干了,得疏解人口和产业。


1958年,东京确定新宿、涩谷、池袋三地为副都心;1963年,日本决议将不必要政府机关迁出东京,在东京都周边茨城县内建一座高标准的新城——这就是后来举世闻名的筑波。


经济学家费雪说,在经济学的字典里,收入是其的一个字母,也是后一个字母。经济基础决定了疏散东京的结果,经过半个世纪的疏散后:


东京大都市圈的人口从1000多万疏散到4000万。


1


1978年10月,小平同志在日本访问时乘坐了一次日本新干线,深有感触:


像风一样快。


改革春风吹满地,中国人民真争气。小时候看《我爱我家》,剧中主角说北京三环外就是农村;等到包叔大学毕业住在四环外地下室,已经感觉自己睡在北京核心区;再后来,岳云鹏的《五环之歌》,都跟不上北京扩张的步伐了。


蓄意的或不经意的膨胀中,北京的大城市病也积重难返。和当年的东京大都市圈一样,人口和产业的“折叠”势在必行。“折叠”的方向,就是“七环”沿线的城市。


而东京都市圈的发展历史告诉我们,要想做好都市圈,重要的是交通。


1964年东京奥运会前夕,日本开通了全球一条高铁——新干线。新干线将三大都市圈里的大小城市紧密相连,促使人口和产业更向东京都市圈集中。


现在,疏散东京人口的声音反而没有了。因为政府、教育、工业等职能不断向副中 心扩散,副中 心被很好地带动起来,东京形成了都市圈内均衡发展的格局。这一过程中,高铁和轨道发挥了重要作用,有人说:


东京的大城市癌,被高铁治愈了。


上个月,雄安新区官方也发布了京雄商高铁的新消息。与此同时,官方一条招标公告,透露了雄安新区至大兴国际机场快线(R1线)即将启动建设的信息。


雄安境内几条高铁,现在全部有了确切的开工和建设消息。一个东西南北纵横相交的高铁路网,让雄安这个过去的偏僻地方,成为环京重要的枢纽。


高铁一开通,雄安到大兴机场的距离,缩短到半小时之内,至金融街也只要一个小时。


这里甚至有着全球的双子城高铁区。雄安和隔壁的霸州市加起来,总共有8座车站,密度甚至超过了上海。不仅是雄安,拥有四大高铁站的霸州也将成为:


标签

最近浏览:

远途房地产.jpg